安卓梦魇来临,华为该做些什么?
2019-05-28 14:38:50
  • 0
  • 2
  • 0

来源:FT中文网

吴九声:余承东们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自我革命,推进产业、产品趋势迎来一个新的世代,还是甘于臣服在谷歌安卓和GMS的组合拳之下?

2018年,谷歌的安卓系统曾经给中兴通讯和深圳一些主要做出口的中小手机厂商,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因为美国的出口禁令,2018年年初,中兴通讯的手机被谷歌暂停了安卓更新和GMS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谷歌移动服务,包括Gmail、谷歌地图等等)。同时,谷歌还对深圳这些中小企业手机厂商设置阻力,增大了它们申请GMS认证的难度。

这两件事情的起因、动机截然不同。但是,追溯、分析两件事的过程和背景有助于让外界理解,当下华为手机可能要面临的“谷歌梦魇”,以及思索或许存在的破局之道。

中兴通讯危局开始之后,华为CBG(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就曾经多次披露,华为有自己所谓的操作系统计划,不惧怕谷歌可能的封锁。

谷歌是如何掌控安卓产业链的,GMS和安卓系统之间是怎么配合的?为什么谷歌会臣服于苹果,而在中国几亿手机生态面前君临天下?这场势所必然的博弈,与时局有关,也与AI和5G主导的技术发展趋势相关。技术的发展又会怎样影响软件系统和手机硬件两大阵营的博弈?

谷歌的组合拳

能将三星、华为等几大手机工厂揉捏于股掌之中,谷歌并不是靠安卓。操作系统居于核心而且重要的时代,是在10年前,而不是现在。如果不是谷歌强力、霸道的手段,三星、华为等可能都没有动力去升级使用谷歌最新的安卓操作系统。

最早,安卓开源、免费的手段吸引了包括华为、中国移动等众多厂商参与,这些厂商的参与也直接助推安卓系统成为iOS之外的第一大移动操作系统。最初的安卓系统和Gmail、谷歌地图等核心服务是一体化的,直到2013年的谷歌I/O大会,谷歌宣布将地图、Gmail等服务从安卓系统中单独拆分出来,打包成Google Play Service,单独提供API更新。

当时,一个名为androidcentral的行业网站就评论说:谷歌收回了安卓的控制权。谷歌的官方说法是:需要维持安卓社区的统一,不希望安卓社区碎片化。但是,至今谷歌最新版本安卓系统的升级比例仍旧不如人意。为此,谷歌通过一系列的组合拳去引导、控制手机企业的合作、升级。

2018年4月,国内媒体集微网曾经披露,谷歌对中国专注做海外市场的中小手机企业设卡,不发放GMS认证,也就意味着这些厂商的手机无法使用一系列纯正的谷歌服务,包括搜索、地图、Gmail和Youtube等。

这些服务与安卓操作系统没有关系,但是海外用户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核心,也是用户使用手机的主要用途。很少用户真正在意什么操作系统的版本,但是,多数国外用户都离不开谷歌地图和Gmail,更习惯用Google Play应用商城。如果没有谷歌的授权,谷歌会不停在用户的手机上提示“非法安装”。

而谷歌也正是通过GMS服务来控制中国的这些中小企业,以及三星、华为这些安卓阵营巨头——安装谷歌的Google Play商城,更新安卓版本,甚至会限制其他应用的安装等等。

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市场出售的手机无法使用谷歌的GMS服务,原本中国市场的厂商无需遵从谷歌。但是,随着海外市场对华为、小米这些厂商日渐重要,谷歌海外GMS服务对这些厂商的影响力也就越来越强,进而控制这些厂商在中国市场的一些动作。

要想使用这些谷歌的移动互联网服务,谷歌要求三星、华为签署一个使用协议,这个协议与安卓无关。但是,关键是在这个使用协议之前,谷歌还要求手机厂商签署一个安卓系统的反分裂协议。手机厂商必须遵守谷歌对安卓系统的维护和控制,按照谷歌的要求升级、更新和管理,才会有资格去使用GMS服务。

多年的修正、磨合之后,谷歌GMS和安卓的组合拳已经相当有力。当华为面临出口禁令,谷歌对华为最大的影响并不是安卓系统,而是GMS服务。华为破解禁令的关键,也不是独立开发什么操作系统,而是让自己的新系统,或者安卓的老版本能够兼容谷歌的GMS服务。

“公敌”谷歌

在中国市场,手机厂商、应用商和用户之间建立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正向循环,手机厂商依靠自有的app商城以及互联网广告,增厚自己的利润,这些利润可以补贴用户手机硬件,帮助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开来。

在海外市场,谷歌成为这个循环当中的“公敌”。在印度、欧美市场当中,用户已经习惯谷歌应用商店,而不是手机厂自有的,用户下载、付费都需要通过谷歌应用商店,手机厂商从应用推广获取的收益大打折扣,甚至彻底断流。

此外,和苹果手机的支付分成方式一样,谷歌也要收取应用付费收益的30%,而国内的支付方式收费只有1%。谷歌不像苹果那样严苛地查禁其他的支付方式,有许多灰色的支付渠道绕开谷歌支付;但总体而言,应用开发商仍不免受困于谷歌的分成体系。

在印度这样海量用户的市场当中,谷歌正成为应用厂商和安卓手机厂商盈利路径上的绊脚石。

GMS的优势地位,同样会让谷歌的影响力渗透到中国。2018年爆出的,谷歌回归中国市场的“蜻蜓计划”,最终没有诉诸实施。但是,谷歌却已经向中国手机厂商展现了十足的影响力。

谷歌曾经在与手机厂商的协议当中,要求手机这些厂商在被通知的时候,必须安装某个此前几乎无人听说过的应用商城,以此作为Google Play商城的官方中国版。如果这一计划得手,那么中国手机厂商的利益将会大受影响。

包括华为手机在内的中国厂商,都签下了这个城下之盟。GMS和安卓的组合拳,让这些拥有巨大销量的手机厂商不得不低头。

对此,世界各国监管者难有太大的作为。最近几年,围绕GMS和谷歌应用商店可能存在的垄断行为,欧盟持续不断地对谷歌开展调查,几乎每年都有罚款、限制等措施。

谷歌应对欧盟的处罚措施的方式是安卓收费。网络上,曾经有过一个安卓官方Twitter的截图,关于将向华为、小米、中兴在内的中国手机厂商收费。关于截图的真假一直有争论。可以确定的是,2018年底,谷歌曾经把计划在欧洲销售的手机系统收费的信息,通知到华为在内的中国的手机公司。

那么中国的监管层能做些什么?在集微网报道了谷歌设卡中国手机厂商事件之后,发改委曾经调研、问询相关手机生产企业。但是,后来没有见到采取具体的措施。

华为破局的机会

余承东近期在一个微信群当中,曾提到华为将推出面向下一代技术的手机系统,能够兼容现有的谷歌应用以及安卓应用。但是,余没有详细说明这一“黑科技”的细节。

最近两年,围绕GMS应用,尤其是国内出厂的华为手机在海外的GMS应用不顺畅的细节,业内早有讨论。面对最新的封锁,华为也许可以应用一些虚拟化的手段,来实现对GMS应用以及安卓应用的顺畅访问,绕开谷歌的GMS壁垒。这与余承东口中的大计划有些类似,但是否真实可行,具体进展如何均不得而知。

还有分析人士提到,华为或许可以学习谷歌进入中国的策略,找一些当地应用商店合作伙伴,以规避禁令。这些恐怕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华为应该有更好的破局机会,要么继续维系GMS使用,要么借助新的技术趋势发展绕开或者弱化GMS应用的地位。

以华为手机和余承东目前的江湖地位,应该有不少的资源和工具去使用。为了维持苹果手机上的独占性,谷歌每年需向苹果支付百亿美金。为什么华为在内的安卓手机阵营还要受制于谷歌的组合拳攻势?

当全球手机市场增量日渐匮乏,互联网收入成为最主要的利润来源。余承东肯定会考虑重塑华为和谷歌之间的合作以及利益分配关系。华为每年出厂两亿部手机,几乎占到安卓阵营的十分之一,理应占据更为主动地位。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和普及,智能手机(smartphone)的时代,进化为智慧手机(intellegentphone)的时代,也许该去考虑改变盛行10年的应用商店模式了。用户不用再去一个个安装那些独立的app,移动互联网应用可以直接通过数据服务的方式被手机推荐到用户面前。

包括余承东在内的华为高层,曾经是这一趋势最早的预言者和试验者。国内除了微信之外的强势应用,包括滴滴、支付宝等认可这种“智慧服务”的未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越过谷歌商店的垄断。但是,这一趋势,也同样会消减手机厂国内的app商店业务。

余承东们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自我革命,推进产业、产品趋势迎来一个新的世代,还是甘于臣服在谷歌安卓和GMS的组合拳之下?2017年,华为手机曾经和微信生态有过剧烈冲突(见《华为腾讯数据争端:荣耀Magic的前世今生》)。现在想来,那场少为人知的战役与今天和谷歌的博弈有相似之处——在AI世代,如何与一个强势而霸道,拥有广泛用户粘性的应用共生。

华为与腾讯和解后,华为的一个团队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华为团队成功地阻止了微信生态将手机厂商白牌化的企图。

但是,在国外市场上,谷歌一直在把华为在内的手机厂商矮化到“白牌机”的水平上。对于余承东来说,这个长远目标,也应该是华为团队思考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